毕利新
吉林省/通化市
6.5万
访问量
毕利新,网名雾竹。在贵阳出生,云南长大,现在吉林省梅河口市生活。吉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几日连阴雨,天晴好晒衣。大年初九,天晴。过了一个年的馒头社区市民们家家都在洗衣晾晒。衣物挂在墙头上,树杈间,更多的挂在电线上。这看着破破烂烂的城区,在杭州西湖边凤凰山脚。许是因为南宋临安皇城遗址在老街地下,以保护遗址为前题,这里一直没有开发。地处市中心的这一处“老杭州“市民的环境,让人也不觉得生活在这”天堂“杭州”有多幸福了。
2016-02-17 15:25
2
0
430
2012年我参加了为期一年的,由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募集基金,北京地球环境教育中心具体执行的十县百村留守儿童公益工程志愿服务。一年里,我接触最多的就是那些父母外出打工,独自或跟随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的孩子,这些没有了父母亲情关爱的孩子就像折断了翅膀的天使,跌撞着在黑暗里行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留守儿童。据资料显示,留守儿童心理问题的检出率高达57.14%,且父母打工年限越长,孩子的心理出现偏差的现象越严重。在巫溪少管所里,十八名少年犯有十四名是留守儿童,全国5800万留守儿童巳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而我们也欣喜地看到,政府的相关政策已经越来越完善并覆盖全社会,公益组织和社会的爱心关注也更多的投向这一群体。
本组图片从2012年3月至2012年8月,在六个月的时间内拍摄于四川、重庆、贵州、云南的八个村庄,真实记录这些孩子们在现实中的生活环境和心理现状,希望能唤起社会更多的责任感和爱心关注,让这些缺失了父母亲情与关爱的断翅天使长出新的翅膀,在成长的天空健康飞翔。
2015-07-27 10:48
16
0
2670
麻风病问题不是简单的医疗问题,而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几十年的社会隔离和社会歧视导致了他们挥不去的心理阴影,也导致了他们生产、生活、教育、卫生等滞后的发展问题。解铃还须系铃人,康复中心和志愿者期望康复者社区的健康发展得到全社会的关注和支持,期望更多的志愿者加入消除麻风歧视,促进康复者社区发展的社区建设队伍中来。
2015-06-17 13:21
24
0
2762
母亲很美,这是一种与众不同灵动而具有丰富内涵的美,涵盖了风度,气质,学识,温柔,刚毅,坚强。从春到夏,从冬到秋,一年年过去,母亲和父亲相伴相携,家一直是温暖我们的港湾。
2014-12-21 14:48
29
0
2101
从前的阿布洛哈不仅是地图上找不到的村庄,而且不通电、不通水、不通路。2006年军转干部林强捐款两万元为村里扩宽了悬崖上那条连系山外的小路,从那时起,阿布洛哈引起了社会的关注。2006年香港扶轮社西昌麻风病康复项目开始为村民提供长期医疗和社区建设服务。2008年村民统一登记入册,有了户口,身份证,在各方关注和支援下,十年来阿布洛哈建了小学校,陆续通了水,通了电。村庄名字也由麻风村改为康复村再改为阿布洛哈村。
2014-10-05 17:41
6
0
993
这个最早的布托县麻风村,后来的康复村,如今的阿布洛哈村,位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布拖县乌依乡,全村现有67户村民共177人,其中麻风病康复者46人。上世纪60年代,布拖县是麻风病的重灾区,为了防止病情传染蔓延,当地政府把病人集中在一起治疗,修建了"麻风村"。这里三面环山,地势险要,物质条件极为匮乏。村里不通公路,今年年初才通电。
2014-09-02 17:21
27
0
1548
很长时间没发片了。六月上旬七月下旬再一次去了大凉山。这一次在阿布洛哈村呆了近一个月。这是我第五次走进这个村庄。村庄老房依旧,但希望越来越明亮:有支教联盟进驻村小学,6至13岁的孩子都入学了;村里通电了,有慈善人士为村里捐了电视,村民们可以看到世界正在发生的一切;洗脸洗衣服不再是一件难做的事情,有村民的家里开始整洁有序起来;外出打工的年青人带回了山外的新鲜的故事,同时带回因没有文化在外生活工作体会到的种种苦恼,于是希望能在阿布洛哈村能有一个改变,让他们不再离乡出去打工。阿布洛哈地处金沙江边,与云南巧家县和四川金阳县交界。有最原生态的天然旅游资源。而阿布洛哈的历史故事和所处位置的艰险成为户外探险家和摄影爱好者值得一去的地方。做为一个熟悉阿布洛哈的摄影爱好者,我想,我可以把我眼中的真实的阿布洛哈呈现出来。
年初我的左眼晶体出血以致我很长时间没有上网,这次在村里时右眼再次晶体出血。为了能持久做我喜欢的事,就每日一图吧。每十天把发的图说集中一次,希望能让更多的人了解阿布洛哈,关注阿布洛哈,支持阿布洛哈。

2014-08-17 08:06
7
0
1323
2014-05-26 09:29
4
0
704
3月下旬四月风李东《广州非洲人街》摄影展在广州原创元素创意园开展。我给了自己一个看展的理由,便登上了去广州的列车。
李东,是在我不长的摄影生涯中最早对我的作品有直接指教的几位老师之一。这一次广州行,除了想从四月风的这次活动中找到解决自己对摄影专题拍摄中的一些困惑外,再就希望能亲自去体验一下李东作品中的黑人街。

从广州回来,整理了一些图片,本想认真写写所感所悟,但因为眼睛出了状况,也许一段时间内都不能使用电脑工作。

匆匆发片,让我的广州行有一个纪录在此。无论我今后还能拍多少,这一次广州行我学到的知识得到的指教都将使我重新认识摄影,重新感知世界!

谢谢老师们!
2014-04-13 17:00
5
0
795